北理工在钙钛矿太阳能电池中空穴传输材料方面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01 15:46

  固态有机空穴传输层材料如spiro-OMeTAD分子的引入,极大地提高了PSCs的稳定性、效率和寿命;有效的解决了液态电解质不稳定、难封装及难以大面积生产的问题。但spiro-OMeTAD分子合成周期长,产率低,成本高等缺点限制了基于该类分子的PSCs的产业化,且以该材料为空穴传输层的PSCs的光电转换效率PCE基本达到上限。以三芳胺或咔唑作为基本供电子基团,联苯、吲哚、噻吩和芘等作为核心骨架或连接桥基,不同结构的新型空穴传输材料不断涌现,相比spiro-OMeTAD分子,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固态PSCs的光电转换效率,显著降低了成本。因此,设计合成可作为空穴传输材料的新型有机分子,并应用于PSCs,有望进一步提高电池的效率和寿命,优化电池结构,降低成本,并实现大面积生产和产业化;对于解决能源短缺和环境问题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

  图1(a)有机分子PBT和NDT的分子结构;(b)基于不同有机分子PSCs器件的最优J-V曲线;(c)n-i-p型钙钛矿太阳能电池器件SEM图(构造图);(d)三种PSCs器件效率柱形分布图。

  崔彬彬及其合作者设计合成了分别以“邻二噻吩苯”和“萘并双噻吩”为核心-bridge的两种低成本三芳胺类衍生物PBT和NDT(图1a),并将在这两种Donor--Donor构型的有机小分子作为空穴传输层材料应用于钙钛矿太阳能电池器件(图1c)中。以基于spiro-OMeTAD分子的PSCs器件(最优PCE:18.1%,Reverse)为参照,在同样条件下,基于PBT的PSCs器件达到的最大光电转换效率为13.6%,而以相对于PBT具有更好平面共轭特征的NDT作为空穴传输层的PSCs器件最优光电转换效率可达到18.8%(图1b)。

  图2(a)三种有机分子的能级分布和与PVSK的匹配程度;(b)“SCLC”法测试有机分子的空穴迁移率;(c)三种有机分子的电荷收集概率PC;(d)NDT分子晶体结构中的-堆积和O-堆积。

  虽然PBT和NDT这两种有机分子都具有如图2a所示的,与“钙钛矿光吸收层”(PVSK)导价带能级匹配的且相近的分子最高占有轨道能级(HOMO)和最低未占轨道能级(LUMO),但NDT分子更好的平面结构使其薄膜材料相较于PBT拥有更佳的-堆积效应,以及额外的O-堆积效应(图2d),这些特性使NDT表现出更高的空穴迁移率(图2b,hole mobility,4.873×10-3cm2V-1s-1),电荷收集概率(图2c,Charge collection probability,PC)和传输能力。基于以上原因,基于NDT的PSCs器件表现出最优的光电转换效率。因此,合成工艺简单且廉价的NDT是一种十分有潜在应用价值的钙钛矿太阳能电池空穴传输材料。

  原标题:北理工前沿交叉科学研究院崔彬彬特别副研究员在钙钛矿太阳能电池中空穴传输材料方面的研究取得新进展

  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北极星电力网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太阳能光伏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光伏的世界》这是一本全面系统地介绍光伏发展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汇总文集,涉及内容广泛,可满足不同读者群的需求。文中不仅包括主编沃尔夫冈·帕尔茨博士本人在其50多年的新能源事业中,对光伏发展的深入了解和系统总结,也包括全球范围内从事新能源或光伏行业的专业人士对光伏艰难发展的回顾、